巴曼

巴曼简介


个人简介:谭国文(英文名Baman 巴曼),土家族,大学本科文凭,国家公务员,主任科员乡科级正职。《新诗》杂志社首任编辑部主任。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诗刊》《星星》《词刊》《青年文学》《民族文学》《芒种》等发表过诗歌和散文,作品被英国、美国、日本、澳大利亚翻译成多种文字。研究方向:变形文字——现代新诗的存在方式。
身高180
体重175
摈弃:官商和警匪
崇拜:孟郊(751-814)字东野,湖州武康人。四十六岁那年进士及第,曾任溧阳尉、协律郎等职。他一生困顿,诗多不平之鸣,用字追求“瘦”、“硬”。在任时常以作诗为乐,作不出诗则不出门,故有“诗囚”之称。《登科后》昔日龌龊不足夸,今朝放荡思无涯。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巴曼

巴曼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"有道无道,人心有道。"那崔神人一路前行,一路歌吟。

灵山府,一个偌大又威风的地名,一片诺大又神奇的神山,大约十里才可见到一户人家。此地除了那些前来拜神、求佛、还愿的人群,常年居住于此地的,就只有那家姓母氏的一家三口。

事情说来也真够奇怪的,你说那母氏一家的那个十三岁只有小学文化的小儿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9:34 巴曼 阅读(864) | 评论 (0)编辑


灵山府这片山区,一到开春时节,每逢农历三月三,各方前往灵山府拜神祭祀的山民特别多,那是人们记忆之中的极具引力的一座神山。

小时候,听大人们说那山腰上有一口水井在当地很神奇,四季清流不断,冬暖夏凉,我曾经喝过母亲从那座神山里打回来的“神水",母亲对我这样的说:只要你喝一口,感冒病马上就会好起来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9:03 巴曼 阅读(906) | 评论 (0)编辑


却说那湖北过来的崔神人,从茅坡村,过鱼池坝,翻越双朝门,直奔向灵山府而去。

灵山府的建筑模式恰似一座官衙,石头墙基,青砖灰瓦,远看如一座高大雄伟的宫殿。门前有红漆廊柱和石阶,整个庭院宽阔无比,还配有几棵参天古柏。

那座房屋后面,山中的半山腰上建有一座寺庙,那就是灵山佛了。寺庙里常年香火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8:37 巴曼 阅读(893) | 评论 (0)编辑


远处的地平线上,一轮太阳高高地悬挂在天空中,给遍地的草叶镀上一层金辉。

一阵阵山风吹来,万物迎风招摇,恰似一首婉约的抒情曲。

西界沱,眼前这个历经千年的盐商古镇,尘世沧桑飘然而过,一江春水,勾勒出了一幅明媚的画面。

那一排排吊脚楼,显现在云雾飘渺的山岚里,犹如童话一般精致,又像梦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8:13 巴曼 阅读(877) | 评论 (0)编辑


从鱼池坝到西界沱,一路上都是明媚的春天景色了,山上山下的山坡上,青草与花朵都展开出了美丽的笑脸,头顶上,有红红的太阳光束照射过来,恰似在温暖地抚摸你的额头。

大山中,有很多的野桃树,野杏树,野梨树,野樱桃,那花瓣多姿多彩,那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白的像雪;还有,那一片片正在拔节的山竹林,到处都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7:45 巴曼 阅读(824) | 评论 (0)编辑


大山中,一场潇潇的春雨后,门前的溪水开始绿了起来,那山脚下淙淙奔流的清泉愈发湍急清秀了。

温暖的风,给大山带来一丝丝宁静,大花蝴蝶也成群地飞舞在一片流动的晚霞中,万物苏醒,绿草摇曳,一棵棵树木被绿风吹醒,人们又进入了一个播种的季节。

一个星期过后,童奇天家一切又像从前一样恢复了正常。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7:17 巴曼 阅读(862) | 评论 (0)编辑


随着那躺在床上的女人口中“嘘"的一声出了口气来,她的眼睛也慢慢的睁开了。

此刻,童奇天和他那三个儿女不由得“扑通”一声,一齐跪倒在那崔神人的脚下,大呼:
“恩人呐!"
“童家救命的恩人呐!"
大家的脸上,都无不涌出了一行炽热的泪水来。

崔神仙把那假死的女人蓝维仁救活过来后,又对童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6:54 巴曼 阅读(869) | 评论 (0)编辑


那崔“神人"在此把一切布置停当后,就独自快步走向前方山坡采草药去了。

童奇天一班人迅速地解开了他妻子的木板棺材,由他大儿子背上,径直往童家的方向奔跑而去。

刚回到门口,只见那崔神人手里提着一把重楼排草当地人又叫“四块瓦”,也已经到来了。他吩咐人去把重楼排草煎煮后备用。

那崔神人判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6:29 巴曼 阅读(828) | 评论 (0)编辑


"崔神仙,您就别对我们童家的人开玩笑了吧,据说天大亮后才盖土,死人的魂魄是归不了天的。还有我这媳妇呐,她是属于产后鬼,本生就带有血光之气,如若她的魂魄一直都归不了天上去,那么,她就会回到家里来坏我们这些活人的事儿的。"童奇天知道他是谁,就对着那“神人”恳求道。

“我说此人没有死,那就是没有死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6:04 巴曼 阅读(895) | 评论 (0)编辑


前方,那个迎面走来的人影儿已经越来越清晰了,仿佛,他的口中还在不断地涌出一些词语来。

“头天死,二天埋,这等道理啷个来?"原来,那个行走过来之人,正是七曜山脚下的万县张家山老道人雀吉凯,他独自一人,一面行着自已的路,口中,又一面自言自语着什么。

童奇天此时看着他手中举着的那一块山里人都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9/8/24 7:55:37 巴曼 阅读(783) | 评论 (0)编辑


巴曼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